Our Trusted. 24 x 7 hours free delivery!

3月14-16日(第19-21日)俄乌战况简评(斯特列尔科夫×戈雅)

严格来说,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前国防部长斯特列尔科夫先生并没有发表关于3月14日战况的简述,而是在15日北京时间22点06分、莫斯科时间17点06分直接开骂了:

马里乌波尔依然在展开激烈的巷战,战斗完全由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武装力量承担。根据来自当地的消息,车臣人至今尚未参与(马里乌波尔)战斗。关于这一事实,我认为存在三种可能的解释:1、车臣人在我们指挥官心目中实在是太重要了,指挥部呵护他们的生命和健康。2、终究得有人“在胜利的背景下摆拍”,不对吗?车臣人朝气蓬勃、有男子气概、擅长运动、装备精良,在镜头前可以显得威风凛凛。3、指挥部害怕一旦出现不可避免的损失,就难以向卡德罗夫交代。那么俄罗斯人呢?俄罗斯人似乎不大在乎……70%的伤员得了新冠,那些没受伤的也几乎都要么得了同样的病,要么得了急性感冒。先头部队得“现地自活”。总体而言,组织水平“无可挑剔”……不过,这种事情并不新鲜,两次车臣战争中的状况也是如此。现在,胜利就像空气一样不可或缺。

相比之下,法军戈雅上校发表于北京时间22点23分、巴黎时间15点23分的战况简评倒是有些有趣的分析,在此节译如下:

总体情形:基本没有变化。俄军似乎已经意识到围攻基辅是长期作战,短期内会将投入集中到顿巴斯地区。具体情形:西北:似乎是在牵制该地区乌军。基辅:俄军准备强渡伊尔片河。哈尔科夫:发生激烈巷战,乌军如能守住该城,将是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地面战胜利。顿巴斯:俄军在伊久姆-北顿涅茨克一线投入兵力,计划以此粉碎顿巴斯乌军。在攻克马里乌波尔,解放出人手之前,俄军尚没有攻击扎波罗热的能力。

而在“笔记”部分,戈雅则提到1999年持续六周的格罗兹尼之战,并指出乌克兰有大约30座格罗兹尼级别的城市,而俄军城市战水准似乎仍然停留在二次车臣战争时期。春天到来、道路翻浆和植被恢复都有利于乌方游击袭扰。

至于“理论分析”,戈雅对oryxspioenkop(以下简称oryx)开源车辆损失的数据进行了自己的解读,在他看来,oryx列出的214辆俄军坦克战损(日均损失10辆左右)中约有四分之一是T-72 B3,四分之一是T-80U,现代化的坦克损失相对而言并不多(16辆T-90A)。

399辆履带式或轮式装甲车中有74辆MT-LB、68辆BMP-2,、37辆BTR-80,其中不少是翻新的旧装备,戈雅认为这反映出俄军宁愿损失大量库存旧装备,也不算损失太多人力。

损失的60辆BMD显然是空降兵战车。400辆卡车的损失则让戈雅发问,俄军究竟总共有多少车?

至于乌军损失343辆各式车辆的数据,戈雅认为这可能有所低估,其中有65辆坦克(2/3丢弃或被缴获)、109辆步兵战车和84辆卡车,考虑到乌军作战车辆往往比俄军还老,这样的损失倒是可以令乌军不大心疼。但戈雅仍然发问说,既然乌军是在坚守阵地,为什么还会有至少200辆车丢弃或被缴获呢?这是起初后撤时丢弃的,还是乌军出现了后勤问题?戈雅认为乌军的车辆库存应当也颇为可观,问题可能出在接下来能否长期维持油料和弹药的供应。

至于3月15日的战况,斯特列尔科夫也没怎么详述,而且他的vk评论区被冲得宛如战场,最后只能临时关闭评论功能了事。

北京时间15-16日夜间,莫斯科时间15日夜间,“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前国防部长斯特列尔科夫发布了两条争议性极大的vk帖子。第一条公开驳斥了开战以来依靠制作夸张且过度乐观战线分析图精准收获百万粉丝的俄国网红“尤里·波多利亚卡”(Юрий Подоляка,这老兄的姓氏倒是很像乌克兰方面经常出境的顾问米哈伊洛·波多利亚克),指出这位网红宣称俄军在戈尔洛夫卡附近取得大胜,乌军陷入灭顶灾难的说法纯属灌水。其实呢,大部分中国读者未必听说过此人,但他发明的诸多神论却被各式各样的国内营销号抄过不少。

▲热衷于地图包饺子的俄国网红波多利亚卡,该视频副标题为“乌克兰军队在戈尔洛夫卡附近的巨大灾难”

老斯随后坦率承认俄军尚未达成战役级别突破,甚至可能继续面临血战。不过,vk评论区里不少人就说斯特列尔科夫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表示基辅方面已经拿他的发言作为宣传战材料,事实上,也的确有乌媒已经在引述此人说法,并且注明源自“吉尔金”(斯特列尔科夫是化名,原姓吉尔金,乌官方通常称其为)。

如果战争中的军队向君主和大众发布虚假的胜利战报,那可就比诚实地报告失败糟糕多了,因为这会造成严重的误导,进而导致更惨痛的失败。

接下来还玩心大发,给这段话编了个战国时代的中国作者“楚济”(Цу-Зы),这里其实是搞了个文字游戏,中国兵法家在俄国知名度最高的就是孙子(Сунь-Цзы)和吴子(У-Цзы,网页链接),他直接把吴起的名字整了个字母重排,写成Цу-Зы,意思就是我发个忽悠贴,类似于中国军事博主随便编段话,然后说这出自俄国名将“沃苏洛夫”、“图库佐夫”,直接效果拉满……

北京时间16日14点32分,莫斯科时间9点32分,斯特列尔科夫再发一条vk,表示目前前线战况很难说清,可以确认的消息是顿涅茨克军队继续在顿涅茨克市附近的阿夫杰耶夫卡、马林卡与乌军交战。顿-俄军队也在马里乌波尔缓慢而稳定地向前推进,除此之外并没什么可说的。

北京时间17日2点15分、3点03分,莫斯科时间16日夜间,斯特列尔科夫概括了当日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战线、马里乌波尔继续发生激烈巷战,包围圈正在逐步收紧。

2、已从南面攻占乌格列达尔(Угледар),敌军并未将其作为“堡垒”坚守,我尚不能判断弃守原因是缺乏兵力还是其他防御准备不足。(3点03辟谣,称俄军尚未攻占乌格列达尔,类似事件此前也发生过,如斯特列尔科夫曾在3月2日误信俄军已经攻占沃尔诺瓦哈,乌军弃守此城的说法,结果此后又在城内激战十天左右)

3、对阿夫杰耶夫卡和马林卡的正面强攻代价高昂且并未取得成功,战斗仍在继续。4、鲁比日内(Рубежное)-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集聚区的激战仍在进行。5、我没有伊久姆-斯拉维扬斯克一带局势的可靠消息。相比之下,戈雅上校继续稳定产出战况分析,在巴黎时间16日14点49分,北京时间21点49分发表了如下内容:

:基本没有变化,自3月4日以来,俄军没有发动任何大规模进攻。俄军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它坚持执行一个糟糕的计划,直到发现自己陷入僵持、兵力分散、处处碰壁为止。在增援有限的状况下,它现在很难继续发动连贯的攻势。俄军在短期内(两周?)有两个可能的突破点:一是针对马里乌波尔,二是针对顿巴斯的乌克兰军队。在这两种情形下,乌军的抵抗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身的库存物资和后勤物流状况,其具体输送量目前尚不清楚。具体形势:空中:俄空天军在数量和战术方面的优势并未得到充分发挥,如果俄军有所创新(更好的组织和地空协调、更大的灵活性、更强的技术能力——国防工业提供更多精确弹药),空天军就是俄军当前能够利用的最主要后备力量,也是能够最快动用的后备力量。考虑到俄军精确制导武器库存每天减少大约2%,空天军就有可能派上更大的用场。不过,乌军的防空仍然组织良好,而且便携式防空导弹密度也越来越高,如果俄空天军出动次数增加,其损失也将相应增长。西线:白俄罗斯军队是否投入仍然存在疑问,但其内部显然对参战存在相当程度的抗拒,据称白俄罗斯总参谋长已经辞职。基辅和北线:基辅西郊的德梅尔(Дымер)和伊尔片(Ирпень)之间只存在不高于连、营级的战斗,俄军不可能在几周之内完全封锁城市,更不用说攻城了。东线和顿巴斯:俄军在伊久姆-卢甘斯克/顿涅茨克共和国-扎波罗热弧线上的活动有所增加,也对顿巴斯的乌军施加压力。俄军现阶段能够用于作战的手段相对有限,但如果马里乌波尔陷落,就会骤然增加。马里乌波尔大概要到守军耗尽食物和弹药后才会陷落。西南:俄陆军实力尚不足以夺取尼古拉耶夫,更不用说向敖德萨推进了。黑海舰队已经向敖德萨方向移动,或许是开始准备打击、施压,可如果没有与之协同的陆地进攻,似乎很难想象俄军会发动(成功的)两栖作战。戈雅随后进行了理论探讨,北约和俄国之间会展开一场地下战争吗?如果发生边界战斗,那会是1963-1966年英国与印尼在婆罗洲的秘密战斗,还是1969年中国与苏联在乌苏里江畔的武装冲突?当然,“误击”民航、雇佣兵“失控”等武装斗争形式也不能完全排除。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