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Trusted. 24 x 7 hours free delivery!

冷战时的“罗森堡间谍案”是错判

据《》9月11日报道,美国历史上争论不休的历史公案——罗森堡夫妇间谍案的被告之一莫顿·索贝尔日前公开承认:自己当年确实曾作为间谍替苏联搜集情报,而此前他一直宣称自己是无辜的。就在人们因索贝尔的话而再次对该案注目时,美国国家档案馆9月11日公布了罗森堡夫妇受审之前,大陪审团进行听证的长达940页的记录。根据记录,当年美国当局以间谍罪判处埃塞尔·罗森堡(朱利叶斯·罗森堡的妻子)死刑是冤判。

迄今为止,罗森堡夫妇间谍案是世界上最具争议性的间谍案,被时任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的胡佛称为“世纪要案”。

1942年,同情苏联的美国人朱利叶斯·罗森堡被招募为苏联间谍,此后作为纽约一家无线电厂信号检查员的朱利叶斯频频向苏联提供情报,其中包括作为导弹“眼睛”的无线年代,苏式萨姆二型导弹先后击落了6架美国U-2高空侦察机,据说就是安装了这种引信的。

1944年,朱利叶斯又将小舅子、在洛斯阿拉莫斯核试验基地工作的美军中士戴维·格林格拉斯发展为苏联间谍,让其提供核情报。但格林格拉斯身份卑微,接触不到有价值的机密,只偷到了几份无关紧要的文件。

5年后,苏联在哈萨克斯坦的大草原上爆炸了第一颗,这声巨响也将美国人从核垄断的美梦中惊醒。FBI怀疑有人窃取核机密给了苏联,立刻在洛斯阿拉莫斯核试验基地展开调查。很快,戴维落网,他供出了姐姐和姐夫,1950年夏天,朱利叶斯和妻子埃塞尔被捕。

当时正处于冷战高峰时期,美国的麦卡锡主义甚嚣尘上,气焰十分嚣张。残酷的大背景注定了罗森堡夫妇的悲剧命运。1951年4月5日,在右翼势力一片“肃清间谍”的叫喊声中,美国法院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宣判了罗森堡夫妇的死刑。

消息传出后,世界上24个国家掀起了声势浩大的要求赦免罗森堡夫妇的声援运动。美国成立了“要求公正审理罗森堡夫妇全国委员会”,法国、英国、意大利、爱尔兰等国的民众还举行和罢工,以示抗议。甚至连梵蒂冈教皇庇护十二世(1939年~1958年在位)也出面请求赦免罗森堡夫妇。

然而,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对此无动于衷,他在1953年2月11日拒绝了教皇的请求。1953年6月19日,罗森堡夫妇在纽约的星星监狱被处死。当时有关死刑的报道称,朱利叶斯在第一次通电后死亡,而埃塞尔并没立刻死亡,又通了两次电才宣布死刑结束。

在冷战期间的美国,因间谍活动而被处以极刑的,只有罗森堡夫妇。法院当时称判决依据是1917年的《间谍法》,罪名为“在战争时期从事间谍活动”,但所指控的罪行发生时,美国和苏联并没有交战。

死刑执行后,5000名美国民众聚集在纽约协和广场抗议,谴责政府冷血,并为罗森堡夫妇和两个被强权剥夺了父母之爱的孤儿祈祷。

罗森堡夫妇被处死55年后,当地时间2008年9月11日,因从事间谍活动和罗森堡夫妇一起被判刑、现年91岁的莫顿·索贝尔,在其纽约的家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索贝尔与朱利叶斯是纽约城市大学的同学,但和朱利叶斯不同,尽管也当过苏联间谍,索贝尔却没向苏联提供过核机密。此番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当年确实是一名间谍,向苏联提供过军事情报。此前,索贝尔一直坚称自己无辜。

索贝尔表示,二战时期,作为电气工程师的他向苏联提供的军事情报,“只是防御性武器的机密”,因为当时苏联还是美国反抗纳粹德国的盟友。“我给苏联的只是雷达及机载机关枪的一些资料,这些都是防御性的。你总不能说用这些东西就可以进攻美国吧?”

然而美国的军事专家认为,在索贝尔向苏联提供的情报中,SCR-584雷达的资料极具军事价值。这种高精密度的自动跟踪雷达,将高炮命中率从二战初期的数千发炮弹击落一架飞机,提高到数十发击中一架飞机。

索贝尔告诉山姆·罗伯茨,朱利叶斯当年提供给苏联的草图及其他资料“是一堆垃圾”,对苏联来说,基本没用。而朱利叶斯的妻子埃塞尔被判死刑更是荒谬,因为埃塞尔并非苏联间谍。“她知道他在干什么,但她有什么罪呢?”索贝尔说。

索贝尔的话意味着,至少,当年对埃塞尔的判决是错误的。罗森堡夫妇的小儿子罗伯特·米若珀尔说,他很想当面听索贝尔这么说。

55年来,世间对罗森堡夫妇间谍案的争议一直不断,大家关注的焦点是FBI给罗森堡夫妇定罪的依据。

埃塞尔的弟弟戴维·格林格拉斯及其妻子鲁丝当时的证词,是定罪的关键依据。格林格拉斯夫妇称,埃塞尔把戴维从洛斯阿拉莫斯核试验基地窃取的核机密打印成文件,这意味着埃塞尔·罗森堡直接参与了这起核间谍案。也正是这句证词,把埃塞尔送上了电椅。

然而,根据这次公开的、长达940页的大陪审团听证记录,在审判开始前的听证会上,鲁丝从未说过是埃塞尔用打字机打印了这些机密。实际上,是鲁丝本人以速记的方式写下了这些机密,再由其丈夫戴维交给朱利叶斯,朱利叶斯则通过情报员把机密送给苏联。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馆长托马斯·布朗顿认为:这说明将埃塞尔送上电椅是错误的。长期以来研究罗森堡夫妇间谍案的美国历史学家罗纳德·拉多什更是语出惊人:“证词解开了人们心中的谜团:他们(指美国右翼势力)在最后关头编造了打印核材料的故事。”

该案的检察官也承认,当初之所以起诉埃塞尔,是打算用她来做筹码,强迫朱利叶斯吐露其他同谋的名字,但最终这招不灵。朱利叶斯拒绝对自己的经历发表任何言论。

根据本次公开的大陪审团听证记录,1944年,在罗森堡夫妇位于纽约下曼哈顿的公寓里,朱利叶斯第一次同鲁丝谈论了间谍的事情——他想发展戴维为间谍。后来,戴维就成了苏联间谍。

当鲁丝将戴维从洛斯阿拉莫斯核试验基地带回的核机密抄好后,朱利叶斯当着埃塞尔和鲁丝的面,在厨房里将一个果冻盒不规则地切成两块,以作为接头的证物。后来,朱利叶斯的送信人哈里·戈登拿着一半盒子,与持有另一半盒子的上线接上了头。

戴维为什么要作伪证,将自己的亲姐姐送上断头台呢?原来,懦弱的戴维担心妻子被卷入其中并坐牢,才因此说谎,让姐姐当了妻子的替罪羊,他也因这些供词而逃过死罪。10年监狱生活之后,戴维于1960年被释放,从此一直用假名生活。在山姆·罗伯茨2001年出版的《兄弟》一书中,戴维终于承认自己当年作的是伪证。

一句话断送了罗森堡夫妇的性命,这也让前往国家档案馆借阅该案材料的美国法律界人士扼腕叹息。律师戴维·弗拉德克说:“这案件有许多疑点和前后矛盾的地方,如果罗森堡夫妇有一位好律师,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弗拉德克所说的只是技术因素,殊不知当时在冷战及东西方对抗的大背景下,罗森堡夫妇是逃不过这一劫的。主审法官欧文·考夫曼甚至把美国在朝鲜战争中的失利,归咎于罗森堡夫妇的“间谍活动”;艾森豪威尔总统还为罗森堡夫妇的行为“定了性”:他们的行为在实质上出卖了自由世界人民此刻正在为之战斗、为之流血牺牲的自由事业。一桩间谍案被提到如此高度,实属罕见。

另外,据美国国家安全局1995年公开的“薇诺娜计划”(旨在破解苏联特工之间秘密联络信息)的文件,埃塞尔并没参与间谍活动,因为该文件中,凡提到朱利叶斯,都用“天线”或“自由人”来代替,而提到埃塞尔时,仍然是“埃塞尔”,这表明她并没卷入间谍活动。“薇诺娜计划”在审判罗森堡夫妇时无法公开,因此外界并不知晓。

虽然有这么多证据,但仍有人认为罗森堡夫妇有罪。该案惟一在世的检察官詹姆斯·克尔什梅尔日前表示:索贝尔和朱利叶斯有罪是“确凿无疑的”。埃塞尔打印核材料一说与鲁丝的证词也“并不矛盾”,只是在审前程序中“被她(鲁丝)加以发挥了”。

处死罗森堡夫妇后,FBI继续追查所谓的“间谍”,甚至把矛头指向美国的“之父”——奥本海默,使这位卓越的科学家蒙受不白之冤,身心遭受严重摧残,成为麦卡锡主义的牺牲品。

那么,究竟是谁泄露了美国的秘密呢?经过美国政府的长期调查和历史学家的深入研究,现在普遍认为,泄密者是著名的原子能科学家富克斯。富克斯是德国人,1933年希特勒纳粹上台执政后,他逃往英国。后来,富克斯同一些英国科学家来到美国,协助实施“曼哈顿工程”,也参加过爆破装置的多次试验。

1949年8月,加拿大破获了一个据称是苏联克格勃安插的科技间谍网,其中有些情报涉及,并且牵连到富克斯。1950年2月,富克斯在英国被捕,他被指控把设计的关键数据泄露给苏联,并被判处14年监禁。

关于美国泄密案,还有别的说法。洛斯阿拉莫斯核试验基地一位名叫西奥多·霍尔的科学家,在20世纪50年代被FBI审讯后移居英国,他在死前公开声明:当年是他将核情报泄露给了苏联,和罗森堡夫妇没有任何关系。

历史学家认为,戴维和罗森堡夫妇只掌握核武器的基本常识,他们泄露的所谓机密,苏联方面早就通过其他渠道获得了。而且即使是富克斯和霍尔提供的情报,也只是有限地协助了苏联的核计划,因为苏联对他们提供的数据深表怀疑。

今年第一季度,北京连续出现重度雾霾天气,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因雾霾移居海外。[全文>

]

自信、自我、自由、乐观并且欢迎改变,疏离宗教、政治和社会,自恋而乐观。[全文>

]

13日,中国人民银行以保证金融安全为由,叫停了阿里巴巴和腾讯11日刚刚宣布推出的虚拟信用卡。[全文>

]

中国银监会宣布,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在内的10家公司,已被选定参与投资中国首批5家民营银行。[全文>

]

许多人认为雷达无所不能。令他们惊讶的是,依靠这项技术至今也找不到消失的MH370航班。[全文>

]

一些票务公司和个人为了与“黄牛”作斗争,无奈之下也得“以牙还牙”,外挂大战愈演愈烈。[全文>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