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Trusted. 24 x 7 hours free delivery!

奥匈帝国的光辉:利萨海战的胜利者特格霍夫海军上将

1827年12月23日,一个男婴在奥地利帝国的下施蒂利亚的马里博尔市一个普通军人家庭里诞生,他是这个军人家庭里的第4个孩子,父亲给他起名位威廉·冯·特格霍夫。

在小威廉的成长过程当中,最不缺乏的就是军人的故事,毕竟他的爷爷、父亲和哥哥们都是军人,而且都参与过战争,在这种军事氛围浓郁的家庭里长大,小威廉自然也拥有不少军人的气质。

如果按照一般家庭成长的道路,小威廉可能会成为陆军的一份子,但是他却对大海产生了极为浓烈的兴趣,在故乡接受完基础的教育后,1840年,13岁的小威廉离开他的父亲和家庭前往威尼斯入读奥地利帝国皇家海军学院并于1845年7月毕业。

毕业后威廉登上了一艘风帆战列舰,开始了自己的海军生涯,就这样过了平静的三年,时间来到了1848年,这一年民族革命的烽火遍布了整个欧洲大陆,各国都陷入了动荡之中,而威廉的军事生涯也在这一年迎来了变化,他跟随海军封锁了威尼斯,了当地的起义,并且开始展露其军事才华。

革命消退后,小威廉于1851年升任海军中尉,在这段时间他多次前往巴巴里地区,也就是今天的北非沿海地区执行军事行动,1852年他被升任为海军上尉,1854年,威廉终于独当一面,成为了一艘双桅风帆护卫舰“伊丽莎白”号的舰长。

这时,以蒸汽发动机作为舰船动力的科技革新已经进入奥地利海军之中,不久之后,大量的风帆军舰被汰换成蒸汽军舰,因此到了1855年时,威廉又出任了“金牛座”号明轮炮舰的舰长,驻扎在多瑙河三角洲一带,这个地区是奥地利与俄罗斯和奥斯曼帝国的交界处,大量不同的民族聚居在此地,因此该地区的政治问题和民族问题都非常复杂,从而导致对该地区的治理也非常困难。

然而威廉在这里服役的时候却展露出了外交和组织领域的天赋,他经常率舰巡弋在河口和边境,对于这些地方的民族问题和政治问题都能非常妥善的处理,因此获得了不少人的称赞,也获得了上级领导的青睐。

1857年,时任海军总司令的斐迪南大公任命他为海军参谋,并派往红海地区帮助奥地利帝国寻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来建立海军基地,但没有成功,1859年,威廉又跟随着斐迪南大公前往南美洲进行科学考察,直到1860年返回帝国,1861年他又被大公升任为上校,并且获得了奥地利海军驻扎在黎凡特地区分舰队的指挥权。

1864年,普丹战争爆发,普鲁士联合奥地利一同进攻丹麦,由于普鲁士海军当时并不强大,因此奥地利命令威廉的这支分舰队从地中海北上丹麦支援普鲁士,从这里我们不再用威廉来称呼他,而是改用他的姓——特格霍夫,毕竟他日后就是威名赫赫的特格霍夫海军上将。

特格霍夫率领两艘蒸汽护卫舰“施瓦成贝格”号和“德拉德茨基”号以及一艘炮舰开始北上,于1864年3月抵达北海,不久后便汇合了一支从地中海赶回本国支援的普鲁士分舰队,该舰队由一艘明轮炮舰和两艘炮舰组成。

1864年5月9日下午1时15分,普奥舰队与丹麦舰队在赫尔戈兰岛附近海域相遇,双方随即爆发激战,在海战中,特格霍夫采用采用穿插战术抢占T字阵位与丹麦海军展开互射。

一番激战之后,奥军的“德拉德茨基”号被重创,但奥地利建队也将丹麦舰队的旗舰“日德兰”号打成重伤,下午3时30分左右,特格霍夫下令全军撤退,而丹麦舰队也不做追击,赫尔戈兰海战结束。

此战丹麦舰队阵亡14人,受伤55人,奥地利舰队阵亡32人,受伤59人,而普鲁士舰队没有任何损失,因为他们在海战爆发的时候只是在远处观战。

特格霍夫在普丹战争结束之后于1865年升任为海军少将,时年37岁,他也是当时整个帝国最年轻的海军将领,不久后,普鲁士和奥地利的关系日益紧张,意大利也在一旁虎视眈眈。

作为当时帝国里为数不多的拥有实战经验的海军将领,奥皇弗兰茨命令特格霍夫以少将的身份接替利奥波德大公成为海军总司令,并提高警戒以防万一,果然,到了1866年4月,普鲁士和意大利结成同盟,对奥地利开战。

战争初期,奥地利海军协助陆军炮轰了沿海岸线进军的意大利陆上部队,为此意大利政府下令意大利海军全速出击,一定要歼灭奥地利海军的主力,在开战前夕,特格霍夫一直密切注视着意大利海军的动向,并多次对意大利海军进行侦察。

双方开战后,特格霍夫发现意大利的海军动向并不明朗,直到7月份,意大利海军开始在利萨岛一带海域航行,这种动态让他判断意大利人是想夺取利萨岛,因此才会派出海军对该岛附近的海域进行侦察。

果然,到了7月17日,一支庞大的意大利舰队出现在利萨岛海域,并且兵分三路于上午10时30分对利萨岛展开了攻击,与此同时,利萨岛的奥地利守军也马上用电报向奥地利本土发送了求救信号。

特格霍夫在收到求救信号后一方面派出侦察舰艇前去探查情况,另一方面马上召开军事会议商量对策,经过一轮讨论之后,特格霍夫决定暂时按兵不动,因为他担心这是意大利人围城打援的计策,通过这个军事行动引诱奥地利海军主力前去救援,然后在半路上对他们进行伏击。

然而到了7月19日,他接到了前线侦察船的汇报,说意大利的海军主力全数在围攻利萨岛,不可能在半路上进行伏击,特格霍夫这时终于明白意大利人的确只是想吃掉利萨岛,而并不想伏击他们的海军主力,因此他马上集结舰队前去救援利萨。

时间到了7月20日,利萨岛的情况已是岌岌可危,岛上的炮台已经尽数被摧毁殆尽,当地的守军甚至看到意大利的部队准备搭乘小艇进行登陆作战,就在此时,意大利舰队突然停止了对利萨岛的炮击,并且开始调整队形。

原来,特格霍夫率领的奥地利舰队赶到了,奥地利舰队以三个楔形编队进攻:第一个编队为奥地利海军的七艘铁甲舰组成,由特格霍夫亲自率领,并以旗舰“斐迪南大公”号为中心。

第二编队由7艘木制蒸汽军舰组成,由准将安东·冯·皮茨率领,编队中心为“凯撒”号,跟随在第一编队后方1000米处,第三个编队由7艘炮舰组成,由上校路德维希·艾伯勒率领,跟随在第二个编队后方1000米处。

上午10时30分,双方舰队越来越接近,特格霍夫下令舰队加速并且发出命令不能让敌人逃跑,必须全数击沉,近距离对敌人发动撞击,这一下彻底让意大利人震惊了,当时意大利舰队的计划是分成两列纵队对奥地利舰队进行包围,他们根本没有想过奥地利人会直接发动撞击战术,而意大利舰队司令佩尔萨洛又因为原本的旗舰方向舵出现故障,从而转移到了别的军舰,这导致意大利海军的指挥陷入了混乱之中,就是这一下的混乱让特格霍夫抓住了契机。

奥地利舰队于10时50分冲进了意大利舰队的阵型之中,特格霍夫这时候打出旗号,下令舰队全体向右转,直取意大利舰队的中心位置,意图从中切断意大利海军的纵队,结果双方变成了一场近距离的肉搏战,这也是特格霍夫最想达到的效果,因为冲撞战术就是要在近距离的混战当中才得以发挥。

在一轮激战过后,奥地利旗舰“斐迪南大公”号对意大利铁甲舰“意大利国王”号的左舷发动了撞击,撞击后的三分钟,该舰就带着300多名意大利水兵一同沉入海中,而木质的“凯撒”号战舰也对意大利的铁甲舰“葡萄牙国王”号发动撞击,这时奥地利海军的将士战斗意志非常高昂。例如“斐迪南大公”号上的奥地利水兵便跳到了意大利军舰上,将该舰舰尾悬挂的意大利国旗扯掉,并顺利返回自己的军舰,把这面国旗当作战利品,而意大利海军却由于指挥混乱,加上主力舰被撞沉而导致士气低迷,最终遭到失败。

战斗持续到下午2时才彻底结束,意大利舰队撤回本土的安科纳港,奥地利舰队和利萨岛上的奥地利守军则奇呼“圣马可万岁”。

虽然奥地利在总体战争形势上败给了普鲁士和意大利,但这次海战却让特格霍夫成为了帝国的英雄,战争结束后,特格霍夫晋升为海军中将并被授予“特雷莎十字勋章”,而他在利萨海战中使用的冲撞战术,更是影响了海军的发展长达30年的时间。

1866年到1867年,特格霍夫前往法国、英国和美国进行访问,并学习了一些新的海军知识,但在他回国后不久,已经成为奥匈帝国皇帝的弗兰茨·约瑟夫一世让他前往墨西哥,接回他曾经的伯乐和上司——斐迪南大公的灵柩,特格霍夫对此十分伤心,毕竟大公是他最重要的支持者,如果没有大公的提携,它未必能崭露头角,更不要说成为日后的帝国英雄。

在接回斐迪南大公的灵柩后,特格霍夫于1868年接替了路德维希·冯·福茨成为海军部长,由于他兼任奥匈帝国海军总司令,因而他成为了整个帝国海军的实际掌权者,在特格霍夫担任海军部长的期间,他利用他的威望为海军带来了不少的军费预算,正当他打算大展拳脚建设帝国海军的时候,1871年他却因肺炎突然离世,享年44岁,特格霍夫上将离世后可谓极尽哀荣,在维也纳等地都修建了纪念碑和雕像,后来也有街道、地名以及铁甲舰和战列舰以它的名字来命名,而很多的海军学者历史学家也认为,特格霍夫海军上将是19世纪甚至近代最优秀的海军将领之一。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