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Trusted. 24 x 7 hours free delivery!

来自阿富汗的启示:美国生于“三权分立”死于“合法贪污”

谁都没想到美国大兵会以这种方式离开阿富汗,中国朝野各路军事评论家没想到,美国国会的卧龙、凤雏、大聪明也没想到。

这种决堤、散伙、逃跑式的撤离方式绝对旷古烁今。美国政客不承认这是新的“西贡时刻”,其实也能理解。

喀布尔卡尔扎伊机场还因此上演了“百米陪跑运输机,自带挂票送王师”的惊悚一幕。

有人从飞机的起落架上掉了下来,还有人被起落架缠死,遗体挂在空中剧烈摆动。

别看他们整天把人权、仁爱挂嘴上,可事实上一肚子男盗女娼,收割起人命来,眼都不眨。

严格说来,从阿富汗撤军是懂王时代的遗产,瞌神上台后,抛弃了很多既定方针,唯独这条坚定不移地执行了。可见,从阿富汗撤军是民主、共和两党的共同意志。地主家余粮也不多,确实没钱浪了,所以,对阿富汗政府军而言,美国大兵的离开,也不算突然。

其实,对大聪明来说,撤离是有依据的:阿富汗政府军控制着当地所有上规模的城市,更何况,还拥有30万纯美械的“钢铁雄狮”。

从今年年初发动春季攻势开始,这群扛着鸟冲(相对而言),坐着进口二手改装皮卡的麻瓜匪帮就像搞了个外挂一样,转守为攻。

接下来,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拿下阿富汗90%的土地,几乎一路跑进喀布尔。

阿富汗政府军溃败的速度绝对超过二战投降大户法国,30万军队,半个月完成缴械,再次刷新世界军史记录。

要说已经彻底赢得阿富汗人民的支持,大家期盼已久,估计没几个人信。这群原教旨拥护者带给阿富汗人的创伤,仅20年是不可能愈合的。

在军事上毫无优势可言,政府军压根也没抵抗,之所以会有一边倒的局面,纯粹是对手太烂了。

阿富汗政府的糜烂程度早已超越极限,腐败、内讧、吸兵血,比当年老蒋治下的还烂。

之前三联战地记者刘怡分享过一段2018年到阿富汗采访的经历,在那个美国耕耘近20年的地方,记者惊讶地发现,政府官员可以公开索贿。他还举了个阿富汗首都警察找平民“换零钱”的例子。

喀布尔的交通堵塞特别严重,如果堵在路上了,本来站在中间维持秩序的警察就会找过来,要和你“换零钱”。如果你给了1万阿富汗币,很可能他还给你的零钱是5000,如果不给,可能就会被穿小鞋。这种明目张胆的敲诈行为,当地人习以为常。

阿富汗政府不仅对老百姓如此,自己内部也盘剥严重,据俄罗斯媒体报道,这次和作战的政府军,已经几个月没领到工资。

这方面还有一组数据:“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020年的“腐败感受指数”显示,阿富汗的腐败程度在全球180个国家中排名165。

这个指数是西方搞出来的,连阿富汗的主子都看不下去,给出差评,可以想象当地政府有多烂。

这次兵临城下,阿富汗总统加尼直接跑路。俄罗斯媒体曝光,加尼离开阿富汗时在4辆汽车中塞满了现金,并试图拿出部分现金放进一架直升机,但实在装不下了。结果,不得不将一些现金留在飞机跑道上。

所以,不管是不是关在潘多拉魔盒的恶魔,至少阿富汗政府已是“头顶长脓,脚下生疮”,烂透了。

20年前,美国大兵来到阿富汗,一顿操作,颠覆政权,并信誓旦旦的表示,要帮助阿富汗建立一个“独立民主”的政府。

这20年来,阿富汗几乎完全按照美国那套,搞所谓的“三权分立”,实行总统制,成立人民院(下院)和长老院(上院),连宪法都改的面目全非,就差直接写上效忠美利坚合众国。

这20年里,美国大兵用枪怼着阿富汗精英搞美式民主实验,可搞来搞去,却搞成了“烂尾工程”。

美国布朗大学有个“战争成本核算”,指出,自美国入侵阿富汗以来,除去大量的人员伤亡,美国最终在阿富汗花费高达2.26万亿美元,其中包括重建阿富汗政府和训练阿富汗军队的成本。

这些钱究竟有多少花在阿富汗人身上,没人知道,也没人敢问,反正去审计的三名审计员飞机失事,有去无回。

此前,美国为了打击,曾修过一条环形公路,将阿富汗几个主要城市串起来,预算投资15亿美元,最终投资近30亿美元。

《环球邮报》(Global Post)一份2009年的调查报告揭露,这个所谓的环形公路就是个巨坑。

例如东部霍斯特省(Khost)到帕科蒂亚省(Paktia)一段仅仅103公里的“高速公路”,美国承包商以要向交保护费为由,不断抬高预算,结果,最终造价膨胀至每公里310万美元。

600万美元从意大利买了9只山羊,说是要帮助当地改善山羊品种,结果这几只山羊下落不明,估计是被抱走了;

1座小型加油站2011年开工建设,到2015年已花费4300万美元却仍未建成,据说因为骚扰;

耗费7年时间,投资2.28亿美元建成阿富汗国防部大楼,据说可以防止任何攻击。

2019年,突然造访的特朗普看过之后,这个搞了半辈子房地产的话痨一声不吭。

还有这次撤军,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表示,美国向阿富汗政府军提供的武器中,很大一部分落到了汗手里,现在也不指望他们还了。

后勤部长看了一眼杰克沙利文的声明“抢走了1000亿美元的美国武器”,再回过头瞅了一眼政府军留下的堆积如山的中国56冲和二手M16,以及美军基地烧的满地都是的账目灰烬,深深地抽了一口气,感慨道:“还是他娘的美军会捞钱啊。”

难怪网友调侃,如此仓皇撤离,面子上是难看些,但美军各路大佬妥了,不用解释账目了,反正烧了。全美审计人员也可以长长的松一口气,不用担心挨黑枪了,里外里,赢两回。

其实,对于美军来阿富汗捞钱的丑闻,并非吃瓜群众凭空猜测,早在2011年,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就爆料,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的真实目的是洗钱。

美国政府热衷于发动战争,除了通过这种方式维护美元霸权,另一个目的就是洗钱,这是国会审批的,合法的洗钱方式。

军方利益代表,以各种理由推动战争,再通过国会,把从各种途径搞来的钱变成国防预算,然后美军通过预算合法地把钱转移到战场。

美国各种国际承包商,紧随美国大兵的脚步,来到他们推广民主的地方,把当地政府改造成适合他们捞钱的工具,疯狂收割。

于是,各种天价项目上马,多离谱的都能过审,而且一个项目可以反复搞,反正有敌人兜底。

所以,发动战争是比拍电影更稳妥的洗钱方式,且运作空间巨大,金额动则万亿。只不过,会有无数不明真相的士兵和老百姓死于非命。

至于阿富汗的发展,谁会关心?美国政府不关心,他们培养的傀儡政府同样不关心,从上到下只关心怎么捞钱。

当然,美军仍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真正的始作俑者是公知们到处推销的“三权分立”制度!

这种理想化的制度被无数公知大V吹捧,因为它在一定程度上能制约权力,防止权力滥用,防止某一国家机关或者个人的独裁和专制,从而保证国家政治上的稳定。

天字第一号马屁王弗朗西斯福山,甚至提出“历史终结论”,认为以美国为代表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就是人类社会运行的终点。

此人是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师从大战略家塞缪尔亨廷顿,帽子天大,自然拥护者众多。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三权分立”被视为美国民主灯塔的灯芯,被无数政治经济学门生朝拜。

以今天要谈的腐败问题为例,“三权分立”根本无法从根子上避免腐败,甚至在顶层设计上助长腐败。

立法专制引发的腐败问题并不比行政和司法腐败小,影响力、破坏力甚至更大,因为它给腐败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今天,在美国各个领域,包括在军事领域,“收钱办事”的直接腐败是很少,打击也很严,会给你一种办事十分正规,法律规章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的感觉。

在美国,直接给官员塞钱是重罪,但请政客讲课是合法的,给政客们成立的慈善基金会捐款是合法的,政客在上任前或者卸任后到大企业里当高管、董事会成员、顾问等职位,拿着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美元的工资是合法的。

比如在2013年到2014年,希拉里在高盛、摩根斯坦利、德意志银行分别做了一场演讲,逼逼个把小时,每次出场费高达22.5万美元,三堂课下来,67.5万美元进账。

这些人为什么要请希拉里讲课?当然不是因希老太口吐莲花,课讲得好,而是看重对方议员的身份。

当初美国国父们为了限制总统权利,防止民粹绑架政治,出现集权统治者,有意弱化行政权和司法权,一番操作,结果立法机关地位超然。

总统有什么想法,你得先立法,不能拍脑袋决策,法院也是,司法工具,仅限于此。

看起来挺美好,可新的问题又来了,谁来监控立法?当国家权利在于立法时,是不是立法专制?

对此,美国的卧龙、凤雏、大聪明想用“众议院”“参议院”“两院制”来解决。其中“众议院”是普通选民代表,“参议院”是精英阶层代表。

按照大聪明的设想,如果代表普通选民的“众议院”脑袋一热(被民意裹挟),通过了一部反人类的法律,作为精英阶层代表的“参议院”就能发挥降温作用,否决这一法律,这样,既顾全民意,又发挥精英管理作用。

而且理论上,无论参议院还是众议院,议员都由民众选举产生,妥妥的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立法是很遥远的事,不如行政、司法环节那么有切身体会,更何况,立法专业性很强,很难引起老百姓热议,尤其在美国这种民众数学、逻辑学普遍很烂的国家。

于是,435名众议员,100名参议员就成了资本围猎的对象,最终,他们绝大部分成了资本家的代言人。

例如毒品合法化。在美国,泛滥已是不争的事实。其实,比更猖狂的是类毒品。现在美国吸类毒品的人超过一千万!

这其中,绝大部分人吸食的类毒品来源,是美国正规出售的“止痛药”。美国的药厂,通过游说议员,出台支持类药品合法使用的法律,再以“止痛药”的名义,把这些药物合法出售。于是很多人在遵医嘱吃完止痛药之后,染上瘾。

例如臭名昭著的普渡制药,及其背后的萨克勒家族,在被告上法庭前,已售出价值约300亿-500亿美元的类止痛药,收获120亿-130亿美元利润。

所以,在动则千亿、万亿美元的市场面前,掌握美国立法权的议员们成了香馍馍。在美国,公务员不吃香,议员才吃香。

“三权分立”导致的立法专制,以及由此引发的“合法贪污”,已经成为美国深入骨髓的癌症。

今天的美国两党无论明面上多么互相仇视,实质上却心有灵犀地避开美国的腐败问题。

涉及捞钱的事,例如不断在阿富汗战争追加经费,花花轿子人人抬,合起伙来分赃。

对外则讨论各种无关痛痒的话题,如变性人上女厕所问题,煽动意识形态对立来转移视线。

资本是嗜血的,它在没有约束的时候会变成吞天巨兽,吞噬眼前的一切。“三权分立”体制下,这是无解的。

效果大家都看到了。背后,无数保险公司、医疗财阀赚得盆满钵满。就连懂王的女婿,这个房地产发家的犹太人都靠倒卖医疗物资狠狠地赚过一笔。

所以,上次瞌神上台后通过一个1.2万亿的基建计划,很多人担心,美国会不会在基建领域重新崛起?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这1.2万亿,在美国只够修200公里铁路!(参考波士顿铁路成本)

今天的美国,是个被立法专制绑架的畸形巨兽,它理所当然地输掉了阿富汗战争,它同样会理所当然地输掉未来。

腐败问题当然不止在美国存在,全世界都有,包括我们自己。立法、行政、司法,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出现腐败,当然,任何一个环节的腐败都可能蛀空国体。

行政、司法环节的腐败,源自于立法缓慢,不得不赋予了行政、司法过多自由裁量权,造成寻租空间。

立法腐败,源自于立法缺乏监管,可因为离百姓较远,属于间接腐败,民众体会不深,不容易被发现。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